疫情后的审核!德语专业一审通过!
 
 

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突然收到APS面谈审核邮件的恐慌。由于工作原因和懒惰成性的原因,荒废了大把时间没有好好准备APS;同时,虽然作为一名德语专业学生,但是我也有快一年没有张口用德语了。所以在面试前一周收到邮件,恐慌的真实触感还印在心中。
 
没办法,迎着头皮上吧。之前跟老师上了几节课之后,对APS的大致印象就是“聊天”。但决不是随便聊,而是“对话”着聊天,和主审交换意见看法。一旦知道APS的本质其实是“对话”而不是有标准答案的“考试”,心态就自然能放平一些了。毕竟除了事实性失实,对话的内容不存在对错之分,捋直舌头说话、能让人明白你在说啥就成。
 
平复心态之后就是准备了。不过,隔专业如隔山,这里我也只能分享到德语专业的准备情况,对理工科的参考价值可能不是很大…不过有一样肯定没跑,就是把事实部分熟背。文学翻译语言学跨文化这种高级课程,张口说不出来几个专业理论名词好像说不过去。但是也不能沦为一个莫得感情的背诵机器,尽管主审可能并不在意你说了哪些专业名词,但是自己也必须要理解某某理论到底说了啥,能怎么用,能整得熟练就没有问题。不过也有临场一紧张啥都忘了的情况,这也没有关系!一言不合就给主审举例子,百试不爽~
 
我真正全身心准备APS的时间很短,可能也就只有三天。想让所有材料烂熟于心的诀窍也有,就是把APS当成一个Presentation来准备,充分练习到,如何用表演的方式展示自己学到的知识。我自己每次都会对着镜子开着录音,一边练习表情管理一边留意自己的语速、发音等等,结束后再听一遍回放,练到自己满意为止。
 
准备阶段之后,就是实战了。说到了德国中心不紧张都是假的。APS上海审核部我前前后后应该跑过三趟,这一次来还是有点紧张,主要是因为审核部的环境有点压抑。不能大声说话,工作人员又很严肃,唯一一个德国人还戴了一个非常高端的N95,面试规则还要像高考一样用录音播报,搞得进城的乡下人有些局促。不过这种程度的紧张稍稍调整一下是可以克服的。
 
等真正在面试间坐下,我居然有些许的迫不及待。现在回想一下,我的面试进行的非常迅速,信息很密集。为什么信息密集呢?因为我平均说个四句话左右主审就会打断我,就我四句话的发言提出自己新的疑问。
 
其实总是被打断会非常影响心情,让我感觉主审似乎并不想真正理解我的思维和发言,只想获取自己想听到的那部分信息。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,在我表达了自己想学Daf的意愿之后,主审问我为什么不学Germanistik以及两者区别。我说Daf是针对外国人的,所以较为简单,Germanistik是针对德国人的,所以比较难。他又问我,那为什么Germanistik是针对德国人的,我举了个例子,说就像汉学专业和中文专业的区别一样,话音刚落立刻被打断:“所以呢?(Weshalb?)”。我答道,所以两门学科的课程设置差别很大,甚至给他列举耶拿大学Daf和Germanistik两个专业下的不同课程设置,他又问我所以呢,我被问得没有脾气,淡淡地看着他,眼里有些许的疲惫。只见主审这时候缓缓张口,轻轻问我知不知道“母语者(Muttersprachler)”这个概念。我说知道,并完整回答他,德国人的母语是德语,所以学Germanistik会比较轻松。这时,他满意地低下头准备进行下一个问题。就这一小段,我们应该进行了有五分钟。
 
这样的节奏和模式下,整个问答非常紧凑,各种无关紧要的小问题都可以展开说很多。结果就是,面试很快结束,主审甚至没有时间问我专业课。我准备的所有高级课程(文学、语言学、国家历史、跨文化、翻译等等)几乎没有涉及,感觉亏了一个亿。
 
结束后,主审送我出门,场面话“schönen Tag”还是有的,“Danke, Gleichfalls”我回答道。想到下一个还是一位德语专业的女生要进去面试,我在心底默默地给她祝了好运。

 
 
 经营许可证编号:京ICP备14008428号  技术支持:3A设计 京ICP备14008428号-1